2019年07月17日农历 己亥年(猪)六月十五

共享经济

主页 >共享经济

共享单车信用免押应如何护航?

发布日期:2017-12-21

“你们觉得我的押金还能退回来吗?”广州市某高校大四学生九九(化名)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在小鸣单车里的199元押金一直退不回来。“尝试了很多方式投诉但都没有用,我基本放弃了。”截至记者发稿前,九九的押金仍未退回。

九九的情况并不是个案。根据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的数据,截至12月8日,他们共收到消费者对小鸣单车的投诉2952件(不含来访)。

随着共享单车行业市场竞争的逐渐深入,部分经营不善的共享单车企业退出市场,遗留的押金问题仍未解决,甚至引发用户对整个行业押金监管的质疑。共享单车的押金该如何管理?公司破产后如何保护消费者权益?共享单车是否有望走上信用免押之路?社会征信体系该如何建立?

12亿押金或无法正常申退

“早在8月初,关于小鸣单车押金难退的消息就已经有风声了。一开始我还不信,以为只是会慢一点。8月中旬,我开始申请退押金,但到现在还没有退回。”为了退回押金,九九先后通过网上申请、微博绿色通道、企业电话、12315投诉四个渠道申请押金退回。前三个渠道均无人回应,一个多月后,12315给出了回复,此后却一直没有下文。

“我基本放弃了,所有渠道都试了,还是没办法。”九九表示,在共享单车押金维权上,消费者处于弱势地位,个人维权成本高,周期长,最终追回资金可能性低。“很多人都是抱着能退最好、不退也没办法的想法。”

刚刚毕业的小朱也是认为,“这些钱(共享单车押金)感觉是要不回来了。”此前,她下载了酷骑单车APP,交了298元押金。“8月份,酷骑单车出现了退押金延迟的消息,然后我去申请押金退款,但就是退不回来。酷骑倒闭了,现在数据被清空了,我的退押金申请也看不到了。”

就在日前,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就“小鸣单车”拖欠消费者押金、资金账户管理不规范等系列问题,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当前中国共享单车市场押金存量规模已超过120亿元。6月以来,国内数家共享单车企业接连倒闭,预计超过10%的用户押金或因企业资金运转问题无法正常申请退还。以此计算,预计逾12亿押金无法正常申请退还,影响覆盖或将超过1000万用户。

挪用押金问题游走于灰色地带

12月12日,中国消费者协会致信酷骑公司及相关责任人。中消协初步调查称,酷骑公司大量收取消费者押金并挪作他用,出现押金退还难问题。

6月,酷骑曾宣布与民生银行达成战略合作,由其提供押金监管服务。但酷骑单车原CEO高唯伟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银行系统并没有对接监管责任,一直也没有监管部门来过问押金的情况,上亿元押金就在“公司账户和第三方支付账户上”,状态实质是无监管。他还表示,游走于法律灰色地带的挪用押金问题,是共享单车行业公开的秘密。

此外,在已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中,小蓝单车原副总裁胡宇沸此前也曾公开表示,在保证押金退还的情况下,会将一部分押金用于造车。但从11月小蓝单车发生的风波来看,押金并未正常退还。

多家共享单车企业深陷押金难退泥潭,引发用户对共享单车行业押金监管的质疑。有银行业业内人士分析,“目前并没有官方的监管规定,企业把钱放在银行,但怎么管是双方自己商量。”这也就意味着,尽管部分企业在银行开了管理押金的独立账户,但能否做到“专款专用”,能否实现独立监管,还要看双方在押金监管或托管方面的具体协议。

对于企业和银行在押金方面的合作,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运输研究中心主任程世东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共享单车企业和银行间的战略合作缺乏政府监管,合理做法应该是在政府监管下进行。

“但政府监管具有滞后性,从制定相关细则到落地实施需要较长周期。监管主体是国家层面还是地方层面,都需要慎重考虑。”程世东表示,共享单车行业发展很快,往往政府还没建立起可操作的保障机制,共享单车企业就已经破产了,消费者无疑成为最无辜的“躺枪者”。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则认为,共享单车的押金监管存在制度漏洞,资金安全性没保障,存在被挪用的风险。

信用免押破解押金监管难题?

目前,业界普遍看好信用免押,认为信用免押有望解决共享单车押金问题。相较于押金,信用免押能有效降低企业风险和用户风险。

12月5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就押金和预付金存管等问题约谈摩拜、ofo等7家共享单车企业,要求广大共享单车企业尽可能采取免收押金的方式提供自行车租赁服务。

早在今年5月,交通部就已经在《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中鼓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

“总体还是鼓励免押金方式,共享经济其实是信誉经济。信誉好可以免押金,这是行业特点。此外,免押金也能减少企业和用户的押金风险。”对此,程世东如是说。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宋刚认为,“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等信用担保方式可以减少用户风险,更凸显了社会信用体系在互联网经济下的重要作用”。

近日,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在论坛上公开表示,ofo接下来会在更多的城市更大力度地推广免押金。摩拜单车CEO王晓峰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则表示,如果没有完善的信用机制,共享单车很可能不被爱护,企业需要收取更高费用维持运营,最终买单的还是消费者。不过,业内普遍认为,信用免押的推广,还需要信用体系和金融服务平台的支持。

互联网专家王越指出,随着共享单车行业的发展,市场也会通过自身调节实现升级。“现在越来越多的用户会选择通过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等方式来使用共享单车,押金模式的共享单车企业或将逐渐被市场所调整。”

记者手记

全面信用免押须有全国统一信用平台

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共享单车在快速发展的同时,暴露出来的押金监管问题引发多方关注。不少业内人士和专家呼吁推行免押金模式,引入信用手段。对用户而言,信用免押能降低门槛;对企业而言,信用免押能吸引更多消费人群,拓展消费市场。

不过,免押金模式得以实施的基础是,要建立完备的信用制度。

根据记者梳理,目前共享单车免押金模式的推行方式,主要是通过与互联网征信公司合作,比如蚂蚁金服和腾讯信用。目前芝麻信用支持ofo单车在25个城市免押金骑行,但前提是芝麻分在650分及以上;摩拜单车与腾讯信用展开合作,630分以上的用户仅在广州可免押金使用摩拜单车。此外,部分平台在部分城市有一定要求的开启免押金模式。但从整体来看,免押金模式实际覆盖范围比较小,从试点探索走向全面推广,还需时日。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我国尚未建立健全的个人社会征信系统,与信用相关的法律体系也不完备。公民个人信用信息尚处于采集阶段,缺乏全国统一的信用平台,个人信用指数评估和处罚相对困难。

此外,各大互联网征信公司所采用的个人征信标准也不尽相同,比如芝麻信用主要依靠消费来建立个人征信系统,这个标准是否合理可靠,也存在一些争议。

正如王晓峰建议,共享单车行业的发展,尤其是押金问题的解决,需要完善且成熟的社会征信体系作为基础支撑。

但构建社会征信体系并非易事。有专家指出,如果只靠政府力量,征用体系难以覆盖每个个体;而如果单靠互联网征信系统,则可能会出现多个标准。因此,建立政府主导、民营机构补充的个人征信体系,并将这些系统互联互通,才能让覆盖全面的社会征信体统更加完善,从而推动共享单车全面免押。(来源:南方日报)